木头歌手

the future

#默读# 人生妙不可言

#默读#
ooc属于我
不想说话,本来早写好了结果码了两小时。因为撒比丢了一次还没保存就算了,第二次写又没保存,我&#¥✘%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啊,我只是一条咸鱼啊!!!!

        费渡曾经的朋友张东来说过一段特别鸡汤的话,还是在一个商业派对上。
背景在全文一般以前,大约费渡开始和骆文舟互相撩的不行的时候吧。
      

        费渡曾经的朋友张东来说过一段特别鸡汤的话,还是在一个商业派对上。
   
        会场内的音乐是高大上的叫不出名的钢琴曲,至少张东来叫不出。
     头顶的悬光照得室内亮如白日,觥筹交错,你一句奉承,我一句不敢当,场面一度十分和谐。
   
       张大少爷大概是被逼的才来参加这场聚会,所以特别消停,好不容易看到纨绔头头费爷,简直比见着亲妈还高兴。硬是给费渡当场来了段哲学家的即兴鸡汤表演。
      
       
     “哎这人一辈子可真是妙不可言,是吧,费爷?” 他也不想等费渡回答自己先侃了起来,

      “其实人这一辈子就是爬山,大家都在一个水平面上同样的海拔的山要爬。说简单吧大概不至于,说难大家都难。谁还没遇见过几个低谷,你要说没有,那要么是你太年轻,就算了。还是早早洗洗睡了,明天要上幼儿园呢。要么……”               
       
       说着张哲学家还恰到好处地停了停,转身从身边走过的服务生的托盘里挑了被香槟出来那在手上晃了晃,杯身又朝费渡点了点头。
   
    嘿,这大少爷是要说相声呢,要咱费爷做捧哏。
     
     费渡也好心用垂在身侧的手指动了动,轻轻敲了杯子两下,里面晶莹的酒液也随着又晃了晃,便作是回应了。
     
       张东来觉着这可怎么够啊,费大公子这是金口难开,这场怎么捧得起来,忍不住想要吐糟几句。不过一时间思如泉涌,鸡汤是挡也挡不住,只能自己唱独角戏了,啧啧。 “……要么,就是你一直在低谷,那哪去见更低的什么谷,能爬出来就谢天谢地了。”
       
       一边还用特同情的眼光看了看衣冠楚楚的费渡,没什么意思,就是那影帝之魂实在藏不住了,没办法吧捧哏当观众,互动一把。
      
       费渡觉得有些意思就回应了一回:“你刚还说我们在同一平面呢,转头他就这么倒霉要做低谷里?” “那不一样,虽然我们在同一平面,可咱们位置不一样啊,我是在山坡上呢还是缓坡最轻松的捷径上,你可比陡坡的人还可怜。”
    
       这鸡汤还挺强势
      
      费渡没说话转眼盯着眼前脚下的一方明晃晃的地砖没动静了。那地上好像平白生出了花,费渡好像恨不得得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
      
      那头张东来觉得费渡不行,这一戳不动再戳也不一定动的样子,这场是捧不起来了,干脆打算换个话题。
     
      今天费大公子非常不对劲,虽然自从他说要追那个什么警察“大嫂”以后大概就吃错了药,可从今天费总既没有四处撩闲,口头上的花样也没朝姑娘们蹦,还特沉默寡言来看,指不定是谁触了费大爷的霉头,什么人这么厉害让费总都蔫了!
      
      张东来实在是好奇, “费爷,您还追着那位警察……叔叔吗?”       
      
      张东来发誓他绝不是故意的,那俩字跑的比脑子快,根本来不及补救啊!
     
      费渡觉得他应该在东来这孙子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就堵住他的嘴。
   
   
     是的,人生妙不可言,你最好不要言。
     
      “……怎么说话的呢?”
     这话终于把费渡从入定中拉了回来,之前脑子里的一切全被那位“又老又穷”的骆警官刷了屏,心里正烦的不行。 
        
 
  不过张孙子是不知道费爷爷在想什么的。
  
     他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警官换了姓甚至换了人,又或者是一开始他就理解错了那位的身份。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