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头歌手

the future

骚灵情歌

au ooc属于我   一发短打
ps题目和文章的关系我还没想好




星期五下午五点十八分,日历上写着的是2021年12月17日。日子马上就到他俩在一起的第三个年头。

马龙把钥匙扔进玄关的钥匙篮里,换上毛茸茸的拖鞋,放下刚买的燕麦,走到桌边。

他拿着笔在“18”上画了一个圈,又在小框框的左下角画了一个小爱心。然后放下马克笔转头走到阳台上,拉开窗帘。

白色窗框外的景色都被窗上的雾遮得隐隐约约的,对面楼的淡黄色屋顶上被白雪盖上了厚厚的一床被子。窗架上空荡荡的,有一些薄霜附在上面,让人光看着就觉得冷。其实这里本来放了好几盆绿植,有些是前几年买的,然后大部分都是今年夏天的时候继科抱回来的,现在天冷了马龙就把他们都抱回屋内。那天呢正好一个老爷爷拉了一三轮车在小区门口,里面的植物都长得特好,张老师觉不错呀赶紧就买了一大堆回来,老爷爷那天估计超额完成工作任务了,骑着车回家时笑得嘴都合不拢。

以前他俩都没养过什么绿植也不知道,所以前两年养的植物好些都被这寒风冻雨给冻坏了,到了开春也好不了,就只能把树种从盆里弄出来种到楼下的绿化区内,没想到有些在自然环境下竟恢复生机长得可好了,现在向楼下望一望,他们还能立刻指出来是哪一株,再互相嘲笑一下对方不受人家喜欢,你看人宁可冻死也不和你呆在一起。

然后两个人嘻嘻笑笑搂做一团,你抱着我的肩我抱着你的腰,用一条大围巾裹住对方,然后左晃晃右晃晃地唠一会儿。往左晃的时候,马龙可以轻轻抬起右腿,往继科倒去,继科会用左脚撑着他们,这个时候他们说起最近马龙在职的公司里来了什么新的员工,马龙还带着一个实习生啊;然后他们又晃向右边,这回继科可以翘翘他的左脚,再把马龙的肩搂紧一点,他们又说起张继科老师的班级里这周又有什么好玩的事发生呀,比如上课偷偷看漫画,一个人对着裤裆傻笑,结果被全班的眼神锁定之类的;然后他们再向左向右晃啊晃,再抱紧一点,再一起抱怨着南方的冬天可真冷,完全是魔法攻击呀,然后打赌说今年会不会下雪,年年如此。

记得去年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马龙说不下雪,继科立马反对说是肯定得下,于是两个人赌了一个月的洗碗工作。后来学校里发了大雪停课通知,张继科别提多开心了,结果马龙说不见到雪他可“不闭眼”,于是我们张老师只得继续做洗碗工。没想到这预警像模像样的结果一片雪花都没掉,让马先生洗碗的企图又泡汤了。

想一想,本来一年四季就是他洗碗也没什么损失,张老师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马龙再走到厨房,打开电饭煲确认继科没忘把米淘好后插上插头,然后把冰箱里的菜都拿出来热一热。昨天烧的多都没吃完,今天一看还是很丰盛。下午五点二十五分,马龙开始热第一道菜青菜炒蘑菇,张老师还没回来。

等他把第二盘菜番茄炒蛋盛出锅的时候,玄关处有了响动。马龙把刚刚用热水浸着的燕麦拿出来,这会儿没刚刚那么烫温度正好,擦擦干放到边上,等继科推门进来。

窸窸窣窣的声音隔着防油烟的移动门传到他耳朵里,马龙正专心热菜。

下午五点三十九分,张继科携着一身冰雪的气息推开门 。

他不停嘟囔,这天可真冷,手都快冻僵了。然后就接到了马龙递给他的一个暖烘烘的纸杯子,里面是他最喜欢的那家做的燕麦。一到冬天少不了这么一杯,捧在手里就是一个小热水袋,等到不那么烫嘴了就可以开喝,三块钱一杯量却很足。张继科很喜欢它,但比起喜欢马先生还是差得有些远呢。他捧着杯子,咬着吸管喝上一口,感觉整个食道都暖起来了,一下子驱走本来付在里面的冰霜。

他忍不住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眼角的细纹褶在一起,傻傻地说:“马龙,你是我的优乐美嘿嘿!”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