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头歌手

the future

【獒龙】只可远观(2)

娱乐圈au  ooc不定时
一个迷弟和偶像的故事

        六月的天气,总是出人意料。

       之前还是艳阳高照的,眨眼间黑云低压,连天都暗了下来。

       而后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就从仿佛黄土漫天的暗黄的天色转到泼墨似的黑沉。

        之后的一切就理所当然了,豆大的雨点连成了一线,大雨便从这遮天蔽日的黑云里倾泻下来。

        古房檐的每一块瓦片都尽力承受着这突来的瓢泼大雨,不断的雨水在上面敲击和流淌着,到最外檐的瓦片便汇聚成一片,形成一个大型的雨幕。屋外的绿植因这场大雨的浇注更显翠绿,这一切仿佛不是在X城,倒像是热带雨林气候里的某个小镇。

       突来的暴雨,缓解了这连续多日的赫赫炎炎,但也苦了所有露天拍摄的剧组们。

       林之毅在B组拍戏,本来在拍一场和女主共游街市的戏,因为这场大雨B组不得不停工等雨停,而这并不是最麻烦的。

       大雨来得太快,大家摆在露天下的设备根本来不及撤。许多女演员娇生惯养一看导演喊了卡,赶紧就往房屋里冲。

       有偷懒只顾自己的人自然也有热心尽责的人。马龙把东西搬进室内后又赶紧回去帮忙,林之毅本来还想叫马龙出来搭把手,没想到他早就开始行动了,明白马龙的好人缘就是在这种小事上积累下来的。

       除了个别先走的,大多数人都留下来帮忙搬机器搬设备,不过三四分钟就全部转移。等大家狼狈地冲到室内,个个都成了落汤鸡。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笑成了一团,彼此都关系倒是亲近了不少。

        因为今天B组拍摄任务都是室外的戏,所以直到雨停才能重新开工。虽然肯定会拖慢拍摄进度,但大家都很高兴有这个意外的“假期”,马龙和林之毅亦然。不过女主就没这么好运了,本来因为今天AB组这个时候都需要女主,但是人演员就一个,A组之前只能拖着找替身补几个远镜头。现在好了B组停工,女主就得赶赴A组继续拍摄了。

       饰演女主角的演员叫阿宁,大大咧咧的一个女孩,和剧组的人一直处得很好,看到她还得赶赴下一个组,大家都开始调侃她。

     “宁姐,哈哈哈不好意思,我们要玩狼人杀了,您快去工作吧!”

     “您辛苦了!咱们要开黑了,就不带您老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姐,我们有新的八卦,等您回来啊,一定最后一个告诉您!嘿嘿嘿……”

     “嘿,小兔崽子!等着,看回来我怎么刀你!还有你们,好啊,就知道幸灾乐祸!”话还没说完,丁宁就被赶来的工作人员催走了。

      正好这个机会,马龙想张继科的剧组如果在拍室外戏应该也在休工,就背着包和林哥一起打着伞往他的剧组走去。

       今天不仅是《醉饮江湖》来新基地拍摄的第一天,也是媒体开放日。所以上头儿才会想让林之毅今天来探同门师兄张继科的班。借此机会能宣传两个人现在的作品,给外界一个兄弟友好的印象,对公司的发展也是不错的。

        一到片场才知道,天真,还是太天真了。

        马龙看过《醉饮江湖》的剧本,看看布景和现场大概明白了。他们剧组其实也有暂时停工的组,不过巧的是,张继科正在拍摄的组并没有停工。问过一个熟悉的场务后,证明马龙猜的没错。

       《醉饮江湖》的主线是讲张继科饰演的男主角谢既明从一个初涉江湖红尘的年轻侠士,在俗世里摸爬滚打数十年,尝尽悲喜愁苦,经过幸福与磨难;最终却成为一个沉稳内敛的武力深厚却囿于人间的普通长者,过着自己的小家日子“泯然众人”。

        正在拍的这场打戏,是谢既明大约三十多岁发生的事。这场冲突之后,谢既明真正看清了武林不过一场繁华虚梦,重回十年前下山闯荡的那条路,回到当初学武的门派中,不问世事。

        在狭隘的院落里,这场大雨来得太合时宜,简直就是故事真正的背景。马龙和林之毅和导演打好招呼后就一起躲在显示器后,透过显示屏,是另一个世界。

       一滴雨从屋檐掉落进泥土的时间就可以悄无声息地解决掉一个人。
        谢既明戴着一顶斗笠等在雨里,却连衣角都纹丝不动,他的脚边不停有泥水上溅,在他玄青的衣袍上留下许多泥点子。他周身有种说不出的氛围,连远天骤鸣的风雷疾雨都仿若不存在似的,寂静的可怕。

      不过两息,随着叶落的脆声,三个黑衣装扮的剑者从矮墙落下,动作一致的如同一人。

       谢既明的帽檐微动,这般露出了半张那一直隐藏在黑暗中的脸。他的眼睛在浓密的剑眉下熠熠闪光,却平和没有一丝波澜。

“何人、何事?”他垂在身侧绑着衣布的手腕转了转隐于黑暗中。

“谢大侠当知我等为何而来。”为首那人说完,抬手便冲,剑柄直指谢既明。

       谢既明握剑迎上,左膝曲低,斜刺里一剑挑去,挡了那人的剑锋,向他手腕刺去。左边立有一人剑势向谢既明腰间袭来,谢既明立即错步后退,但剑尖不退反进,直逼血肉。突听嗤的一声,一物破空而去,落在最后的那人顷刻倒地。乍亮的白光在所有人的脸上闪过,可以看清那两个剑者难以置信的模样,以及那支插在心脏上方的袖剑。

       谢既明一番试探内心惊诧。不过是退出不愿参与政治争斗罢了,那些个前辈竟要如此赶尽杀绝,派来三位死士来夺他性命。他真是庆幸没有告诉那些个老东西自己的真正实力,留有一条退路。

        既已明白这点,谢既明便不再纠缠,白刃闪动猛起身形,数步疾近直下杀招。剑挥下的同时另两人已倒在了血泊里。

        耀眼的白光再次划破黑暗,张继科转正起身,那双眼睛就如图荆棘里的火焰,带着一切都光芒与黑暗,锐利的眼光穿过时空,向所有人望来。

       “卡!好!好样的,继科!这场拍得很不错,大家表现得都很棒!”导演简直要乐开花了,这场戏的水平简直是可以一条过了,请影帝来拍戏到底是值得的。“现在休息十五分钟!啊,张继科,你来一下。”

        张继科笑着应和大家的祝贺,和刚才的三位配角武术指导握了手后,就赶紧跑到导演这。“导演,这场我觉得还不行,交锋的时候还是有点弱,我觉得吧……”

       “停停停,张继科啊,这场挺好的,再拍恐怕还没现在这个效果。要实在不行,我们等会儿再来一条。现在啊,跟你同门师弟叙叙旧呗,人可是在这看了全场哪!去吧。”导演拍拍张继科的肩又回到了显示器后。

        张继科这才往旁边一看。嗯,一个额前留着刘海白的发光的学生(??)正在看着自己。嗯这眼神肯定是自己的迷弟了。

        “这位同学你好,是想找我签名么╰(*´︶`*)╯?”张老师笑得眼睛都不见。

       马龙沉浸在刚才的戏里还无法自拔,“是是是啊男神你能抱抱,啊不,给我签个名吗?”越说声音越小。

       “喂喂,你什么意思啊张继科,你是看不见我是发?”林之毅当了半天都背景板,觉得张继科大概是瞎的。呵呵。

fyi : 硬尬出了(2)好了好了,应该是没有(3)了
这字大小咋调

评论

热度(15)